紫鑫药业银行账户被冻结,债台连年高筑,吃人参也难补元气

银行账户被冻结让债台高筑的紫鑫药业雪上加霜。

紫鑫药业银行账户被冻结,债台连年高筑,吃人参也难补元气

9月23日晚间,紫鑫药业发布公告称近日发现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经过初步核查,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多达16个,涉及金额525.05万元。

紫鑫药业表示,被冻结资金只占公司最近一期(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总资产的0.05%,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0.12%。上述被冻结银行账户的资金余额较小,且非主要经营账户,尚未对公司主营业务造成实质性影响。

但根据2019年财报,截至2019年12月31日,紫鑫药业的货币资金仅余1803.50万元。被冻结的资金占货币资金的29.11%。

公告显示,紫鑫药业此次银行账户被冻结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合同纠纷和劳动纠纷。近年来紫鑫药业深陷多起法律纠纷,天眼查显示,仅在2020年,紫鑫药业涉及的法律诉讼警示信息就多达14条。

面临如此多的法律纠纷,是否会影响到紫鑫药业的正常经营?就公司面临的法律风险和经营问题,9月24日时代财经向紫鑫药业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债台高筑,业绩连续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紫鑫药业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销售和中药材种植业务,以治疗心脑血管、消化系统疾病和骨伤类中成药为主导品种,产品包括活血通脉片、麝香接骨胶囊、醒脑再造胶囊、四妙丸等。

2010年前后,吉林省政府开始加大对人参产业的推进和扶持力度,组建了人参产业推进小组,陆续出台了多项振兴人参产业的政策。紫鑫药业也搭上了政策的顺风车,2009年进入人参产业。

有了人参概念加持,2009年和2010年,紫鑫药业的股价水涨船高,从2.03元/股上涨至8.01元/股,涨幅接近300%。

2009-2011年,紫鑫药业分别实现营收2.56亿元、6.42亿元和9.28亿元,净利润6107.88万元、1.73亿元和2.17亿元。

但近年来,紫鑫药业业绩却迅速下滑。

2019年,紫鑫药业营收8.59亿元,同比减少35.15%,净利润7028.99万元,同比减少58.6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3470万元,同比减少121.66%,这是紫鑫药业上市以来第一次出现扣非净利润为负的情况。

根据半年报,2020上半年紫鑫药业的业绩进一步下滑。上半年,紫鑫药业营收1.1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7.12%;净亏损2.14亿元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69.23%,扣非净亏损2.25亿元,同比下降622.16%。

业绩表现不佳,紫鑫药业的现金流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截至2020年上半年,紫鑫药业账上的货币资金从2018年的1.30亿元骤减至1391.34万元,短期借款则从28.91亿元增加36.27亿元。

6月10日,紫鑫药业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以及旗下子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进而导致财务费用增加。

根据半年报,紫鑫药业2020年上半年财务费用高达1.63亿元,比同期净利润还高出9000余万元,其中绝大部分为利息支出。

Wind数据显示,上市以来,紫鑫药业累计实现净利润13.42亿元,但累计现金分红仅为3059.45万元,分红率为2.28%。

紫鑫药业资金吃紧,控股股东敦化市康平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平投资”)也缺钱。

8月4日,紫鑫药业公告称,因合同纠纷案,控股股东康平投资所持有的的28.99%的股份将会被拍卖,但此次拍卖最终流拍。

目前,康平投资持有紫鑫药业35.65%股权,已全部质押。

在控股股东股份流拍后,天眼查显示,紫鑫药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封有顺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列入限制消费令。

风暴中心的人参

人参,则是紫鑫药业深陷争议的核心。

2014年-2019年,深交所连续5年就紫鑫药业的年报下达问询函,内容主要围绕着紫鑫药业的人参业务。

根据深交所对紫鑫药业2019年年报的问询函,2019年末,紫鑫药业存货余额67.56亿元,较年初增长10.58%,占流动资产的82.91%,占总资产的63.38%。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末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07、0.09、0.03和0.00,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13.74年、11.58年、31.41年和64.89年。

紫鑫药业的存货周转率远低于同行其他企业。

紫鑫药业银行账户被冻结,债台连年高筑,吃人参也难补元气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紫鑫药业在回复中解释,周转率下降、周转天数大幅上升主要是因为人参板块销售下降,存货增加所致。

紫鑫药业的存货以消耗性生物资产为主。根据2020年半年报,截至6月30日,紫鑫药业消耗性生物资产为50.17亿元,占存货的74%。所谓消耗性生物资产即为出售而持有的、或在将来收获为农产品的生物资产。

尚未收割的人参生长在地下,如何对其进行估值,往往也是最容易产生争议的地方。

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9月2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要对人参之类的消耗性生物资产进行全面精细的评估是不可能完成的,只能从种植面积,种植地域,收割率,年份价值做一个大体上的评估,但这不能精确反映收割时真实价值,因为所有指标都是变量数据。

紫鑫药业曾在《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披露过2016-2018年前五大林下参供应商的名单。紫鑫药业的人参库存主要是5年及5年以上园参干品库存及林下参库存。林下参就是是人为地把园参的种子撒播到自然的环境里,任其自然生长的半野生山参。

根据公告,紫鑫药业林下参前五大供应商几乎都是自然人,也就是当地的农户或药商,其中最高的采购金额达5.9亿元,最少的一单也有540万元。

紫鑫药业银行账户被冻结,债台连年高筑,吃人参也难补元气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紫鑫药业从自然人手里收购的林下参这种采购模式是正常的,但采购林下参的品级如何保证是个问题。紫鑫药业如此大的存货以及单个客户采购金额如此大,让人怀疑是否有利益输送的因素。”

龚涛指出,为了保护投资者利益,建议可以聘请一个投资者认可的第三方机构针对公司存货进行盘点和评判,上市公司要澄清自身价值才会打消投资者疑虑。

行走的概念收割机

紫鑫药业还是蹭热度的一把好手。

2013年,基因测序概念爆火。当年的6月,紫鑫药业当即宣布要布局基因测序相关产业链,与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合作共同开发基因测序仪项目,截至2018年末,紫鑫药业已经在基因测序上投入了5.44亿元。

但是6年过去,中成药和人参业务依然占据了紫鑫药业98.81%的营业收入,其他业务仅占1.19%。

深交所曾经就基因测序业务向紫鑫药业进行问询。但紫鑫药业只表示,“截止本报告期,基因测序仪项目仍处于研发阶段向产业化发展阶段。”

2018年,紫鑫药业又搭上了区块链的概念。2018年9月5晚间,紫鑫药业发布公告称,与链火信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已通过董事会决议,将在区块链+大健康领域开展合作。双方合作的主要领域为研究区块链+大健康行业的整体解决方案、区块链技术与传统医疗以及基因测序仪产业进行结合,尤其是中成药产业与人参产业的跟踪与溯源技术的应用。

2019年,工业大麻被紫鑫药业盯上。

紫鑫药业收购了荷兰公司Fytagoras作为工业大麻的产业主体。该公司是欧洲境内为数不多的允许合法进行大麻研究和开发的机构。

2019年4月15日,紫鑫药业专门设立全资子公司吉林紫鑫汉麻研发有限公司,来承接Fytagoras工业大麻技术的引进。今年5月,紫鑫药业表示引进工业大麻种子的事项已完成。

但截至目前,紫鑫药业所在的吉林省尚未获得工业大麻合法种植审批。虽然紫鑫药业在黑龙江成功引进工业大麻种子,但是能否培育出符合国内法律要求的国内工业大麻种子还有不确定性,紫鑫药业能否将工业大麻的故事讲好还是未知数。

本文来自会员或网络,不代表津市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shi88.com/242747.html

作者: 直销道道网

直销行业冬天未走、春天尚远,两极化现象严重 保健品市场“直销大军”仍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刘彦麟:新零售的本质是技术进步、效率提升真正实现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经营。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hezuo@jinshi88.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