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三亿人有睡眠障碍,市场规模将达四千多亿元,“睡眠经济”是门好生意吗?

  95后的付弈梵是一名话剧演员。两年前,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压力,让他感觉睡眠质量严重下降。“丢失”了睡眠的付弈梵,为了睡一个好觉,尝试过很多办法:看电视剧、听歌,甚至一个星期都不看手机。付弈梵说:“有助于睡眠的香薰、音质比较好的音箱,我都会买一些,听歌我觉得能够缓解睡眠障碍。睡眠方面的消费,我这一年大概花了四五万元。”

  如今,像付弈梵这样,肯在提升睡眠质量上花钱的人,并不在少数。

  据央视财经报道,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其中,3/4在晚上11点以后入睡,1/3要熬到凌晨1点以后入睡。今年上半年,疫情导致的长时间居家,更加剧了这一状况,调查显示,虽然大部分人睡眠时间多了,但人们的睡眠时间整体延迟了2到3小时,对睡眠问题的搜索量也增长了43%。

  今年我国睡眠产业市场规模将超4000亿元

  “白天靠冰美式清醒,晚上靠褪黑素睡觉”已经成为年轻职场人的生活常态。越来越多的失眠群体也拉动了助眠类产品的消费,除了眼罩、隔音耳塞、枕头等传统睡眠类产品以外,助眠喷雾、香薰灯等科技类产品,也出现在一些消费者的购买清单里。有数据显示,预计今年,我国睡眠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000多亿元,2030年将突破万亿元。

  位于北京三里屯的一间艺术工作室里,记者看到,一边产品设计师在直播销售助眠类香薰的产品,一边是工作室负责人在紧锣密鼓地为即将到来的“双十一”开着销售会议。

超三亿人有睡眠障碍,市场规模将达四千多亿元,“睡眠经济”是门好生意吗?

  稀奇艺术创始人瞿广慈告诉记者,今年,自己所经营的线上、线下店铺,不仅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反而因为大家对睡眠环境的重视,无论是助眠香薰,还是艺术摆件,销售有不少增长。“00后”到“90后”的消费者可能占到65%-70%,7月份、8月份、9月份超过了去年销售的30%、40%,到今天为止,可能有20%的增长,估计到年底有35%到45%的增长。

  除了像香薰这类的助眠商品,今年上半年,与睡眠相关的保健品销售也增长明显。天猫医药数据显示,今年1到9月份,褪黑素的销量同比增长了57%。

  围绕“睡眠经济”的传统产品销量,今年也表现不俗。随着疫情加速大件家居用品的电商化,与往年相比,床垫类等睡眠产品今年在线上也呈现了“爆发”态势。京东零售线下品牌家具部总监王宁宁表示,9月1日-10月8日,整个床垫类的产品销售同比增长大概80%,在5000元甚至6000元以上的价位产品,销售同比增长会比较高,是往年的6倍左右。智能床垫产品表现是比较好的,同比超过200%。

  国内互联网公司解决睡眠障碍的方式是通过线上小程序和App。在App Store有蜗牛睡眠、潮汐、小睡眠、Pillow、Sleep Cycle、清新冥想、白噪音等十几款App,最高的一款APP下载量达6.5万人次。这些产品不仅可播放海浪、山涧、森林、雨声等催眠音效,也能监测睡眠深度和质量,并提供付费冥想课程等,通过增值、定制和会员服务盈利,主要面向白领用户。

超三亿人有睡眠障碍,市场规模将达四千多亿元,“睡眠经济”是门好生意吗?

  我国有近2500家睡眠相关企业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有近2,500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助眠、失眠、睡眠”,且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睡眠相关企业。其中60%的相关企业为有限责任公司,34%的相关企业为个体工商户。从注册资本上看,6成以上的睡眠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200万以下。

  从行业分布上看,64%的睡眠相关企业分布在批发和零售业。此外还有15%的睡眠相关企业分布在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从地域分布上看,广东的睡眠相关企业最多,超过700家。其次为北京,有超过500家睡眠相关企业。山东和江苏位居第三四位,均有超过100家睡眠相关企业。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近5年我国睡眠相关企业注册数量明显上涨,62%的相关企业成立于5年内。我国睡眠相关企业年注册量于2018年达到顶峰(全部企业状态),全年新增超过600家睡眠相关企业。2019年,我国新增400余家睡眠相关企业。截至10月29日,2020年我国已新增381家睡眠相关企业,同比去年上涨18.3%。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目前有超过6万家经营范围含“枕头、眼罩、耳塞、床垫、助眠香薰、助眠喷雾”,且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生产睡眠相关产品的企业。行业大多数分布于批发和零售业以及制造业。广东和江苏的睡眠相关产品企业数量最多,均在1万家以上。

超三亿人有睡眠障碍,市场规模将达四千多亿元,“睡眠经济”是门好生意吗?

  微不足道的助眠

  从褪黑素、助眠饮料、喷雾到乳胶枕、智能床垫,再到各类监测睡眠和分析睡眠质量的App,失眠人群不惜砸钱试错,只为买到一夜好眠。

  然而,尚处于起步探索阶段的助眠产品市场仍然存在明显的不足和漏洞。

  首先是睡眠质量没有明确统一的评判标准,效果是无法衡量的,如果用户不能直观看出使用产品后的改善,就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失眠群体的痛点。以褪黑素为例,陆军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睡眠心理中心主任高东教授介绍:“褪黑素确实能起到改善睡眠的作用,但其副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他表示,褪黑素长期大剂量服用,会造成低体温、释放过多泌乳激素导致不孕,还有降低男性生理欲望的副作用。相比现代新型治疗失眠药物,全球范围的医院对褪黑素的使用是慎用模式,医疗指南上不推荐它作为失眠的用药,因此老百姓购买到的褪黑素并非是真正的治疗性药物,只是保健品,其治疗作用是极其有限的,而且长期大量使用有潜在的身体危害。因此,对于失眠患者不建议擅自服用褪黑素改善睡眠。

  其次,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产品没有壁垒。虽然品类五花八门,从头到脚一应俱全,但质量却良莠不齐。例如读书和音乐App完全可以取代睡眠音乐类App。

  另外“夜间经济”的兴起。虽然年轻人失眠问题十分普遍,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并不会遵循科学的睡眠方式,而是追剧打游戏、刷抖音看直播、还不忘加一餐宵夜,简称“报复性熬夜”,毕竟深夜是他们一整天中唯一的一段“可支配时间”。

  虽然睡眠经济的市场前景广阔,潜力无穷,并在两年前引起过一阵热潮,但现在这个热潮正在逐渐消退,如果想立足于万亿市场,就要将具体方案应用到有睡眠困难的人群中。

本文来自会员或网络,不代表津市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shi88.com/257064.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hezuo@jinshi88.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