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快手封杀、粉丝遭诈骗,辛巴会凉吗?

  12月30日,曾在辛巴直播间网购的 80 余人被骗 600 万,受害者围堵辛巴公司讨要说法一事被顶上热搜。据报道,这些人大多是宝妈、全职主妇以及在校大学生,在辛巴直播间购买商品之后被电信诈骗盯上,受骗金额从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最多一位受骗金额高达 51.14 万。

  受害者们选择身穿白T,举着白底黑字的横幅,在凛冽寒风中静坐于辛选直播基地门口。骗子如何获取资料并实施精准诈骗?与辛巴团队是否直接或间接有关?这一切还尚未调查清楚,辛巴也至今未对此事发表任何态度。

  回想一周前的“假燕窝”事件,本以为市场监管给予的 90 万罚款,加上 60 天家族式“连坐”封禁已经是最坏结果,谁知道,这一切好像才刚刚开始。

  12 月 23 日,广州市场监管部门公布了辛巴事件的调查结果,证实辛巴徒弟”时大漂亮“直播间的开办方——广州和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罚款 90 万,品牌方罚款 200 万元。

  平台方也在第一时间将涉事主播“时大漂亮”以及在事发后存在不当言行的辛有志封停账号 60 天,其关联公司旗下猫妹妹、初瑞雪、蛋蛋小盆友、陈小硕、徐婕、达少、赵梦澈、安若溪、Angel 安九等 27 名电商主播一同出现在封停名单,封停账号 15 天。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两大处罚消息一传来,辛巴便在辛选官方微博发布了相关说明,一方面承认错误,保证积极整改;另一方面列出品控和管理的整改措施。看起来,言之切切。

  “燕窝糖水”一事还未翻篇,又深陷诈骗漩涡,辛巴还能等到再次复出吗?即使能复出,辛氏家族还能坐稳快手带货顶流的位置吗?

  60 天很长,据克劳锐统计,2019 年中国 MCN 机构数量一举突破 20000+,其下主播数量更是不计其数,连李佳琦、薇娅等人都害怕被超越,一天也不敢停播,足可见主播市场的快速更迭有多激烈。

  壹·屠榜一战成名

  辛有志,90 后,出生于黑龙江通县,是地地道道的东北老铁,办事爽利,会唠嗑。

  在入驻快手之前,辛有志还不叫辛巴。彼时的他只是一名普通创业者,在淘宝开了一家“棉密码自营店”,一边卖日本进口日化产品和东北土特产,一边在 YY 上活动,试图给自家的淘宝店拓展销路。

  2015 年 6 月到 2016 年 2 月,不到一年间,快手用户数从 1 亿涨到 3 亿,进入高速发展时期。辛有志瞅准时机转投快手,虽然当时平台还没有开通电商渠道,但辛有志说:先吸引一波粉丝总是没错的。

  如何快速涨粉?在直播平台,主播们大多凭借自身特性和才艺展示吸引粉丝关注,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辛有志选择的方式则要简单除暴得多。

  按照快手“行规”,主播们会引导粉丝为礼物榜的榜一引流、增加人气,俗称“挂榜”。这是公认的涨粉最快的方式。

  2017 年 3 月 20 日,快手头部主播散打哥被封半月之后举办回归首秀,一位 ID 为“初瑞雪”的观众在直播间怒刷 120 万人民币“一战成名”,粉丝数一夜之间从 57.8 万猛涨至 145.5 万粉丝。

  这位初瑞雪后来成为了辛有志的女朋友和妻子,这样的关系不仅让辛有志以初瑞雪男朋友的身份逐步获得名气,为自家淘宝店引流,“挂榜”规则也被他利用到极致。

  当时在快手的头部主播有喊麦天王 MC 天佑、靠社会摇出名的牌牌琦等人,辛有志化身“辛巴”进入这些人的直播间后,往往会先按兵不动,最后 10 秒再暴起操作,狂刷礼物,用最少的钱打下榜一。

  这就是辛有志找到的快速涨粉的办法。谁粉丝多,谁红,就给谁刷钱。2018 年 3 月,当时快手最热主播祁天道复播首秀时,辛巴一次刷出了 200 万的天价,让人咋舌。

  “人狠话不多的金主”,这是辛巴这个 ID 最开始给快手众人留下的印象。入驻快手半年多,辛巴的粉丝数已经高达 1800 万,初步完成了粉丝积累。就在这时,快手开通了电商渠道,辛巴顺势开始直播带货,并且一改之前低调屠榜的作风,变得高调起来。

  2018 年 9 月的一次直播里,辛巴晒出奔驰、宝马、劳斯莱斯等多把豪车钥匙,宣称要在 3 个月内为各大主播刷掉一千万。据当时媒体报道,单散打哥一次直播中,辛巴就刷掉了 100 万左右礼物,换取了近四百万的粉丝增长。

  2018 年下半年很长一段时间里,初瑞雪和辛巴都是快手排名前十的主播的榜一。那时,快手的用户和主播们在谈到这两个人时,“有钱”是直接的印象。

  就是这样,以“挂榜”起家的辛巴和初瑞雪游走在快手一众大主播中,以金钱作为联系,建立邦交,在没有任何短视频作品和粉丝基础下,不到一年时间,就双双跻身快手最炙手可热的带货主播,开播第三个月,直播销售额就已高达 1.1 个亿,令人喟叹。

  不仅如此,因为屠榜和创业的名声在外,辛有志势力的扩张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贰·家族化巩固势力

  在快手生态里,除了砸钱挂榜,还有一个不花钱就能快速涨粉的方式——家族。

  所谓快手家族,就是在一个头部网红的影响下,一批主播以亲人、师徒、兄弟等关系建立起小团体。家族成员之间可以通过在直播间展示和这些人的熟人关系,让粉丝认可家族成员,给他们涨粉,结成利益共同体。

  2019 年 10 月,辛巴收下首个女徒弟蛋蛋小盆友,并拉其出镜互动。一句“自家孩子全靠家人们照应”后,蛋蛋涨粉 73 多万,成为辛氏家族(818 家族)热捧的团宠大师姐。之后的时大漂亮也通过同样方式涨粉 180 万。哪怕现在徒弟们已经各有江山,在他们的粉丝中,也有大半来自于辛有志。

  师傅领进门,徒弟快速涨粉,看着刷刷刷上涨的粉丝量,孤身在外打拼的小主播心底涌起浓浓的归属感。特有的师徒模式从操作上比挂榜更加简单,不管是从利益上还是感情上,都吸引着无数中小主播前赴后继。

  一直以来,快手江湖都有 8 大家族的说法,当家人分别是辛巴、散打哥、二驴、方丈、张二嫂、牌牌琦、祁天道、仙阳。在最鼎盛的时候,8 大家族累计粉丝数几乎覆盖了所有快手用户。

  可时至今日,祁天道因诈骗入狱;仙洋因涉嫌强奸被刑拘;牌牌琦也被永久封杀退居二线,在他们身后,道家军和仙家军逐渐没落,小伊伊扛起的牌家军势力也大不如前,八大家族变成了 6 大家族,实力最强的人从散打哥变成了辛巴。

  今年 4 月,蛋蛋隔空对线带货首秀的罗永浩,凭借 4.8 亿元总销售额一战成名。庆功会上,蛋蛋在屏幕的另一头痛哭流涕,感谢辛巴,并称“永远是你的孩子”,“没有 818,就没有今天的我”。

  以狮子头像(辛巴的标志)在快手搜索,发现辛氏家族除了大家长辛有志和妻子初瑞雪,以及 12 个正式官宣的徒弟之外,还有十余位主播,算起来整个家族竟有 28 人之多,累计粉丝数量超过 2 个亿,是当之无愧的快手顶流。

  六大家族中,虽然大家都在做直播带货,但只有辛巴是做电商、供应链起家的。辛氏家族人多,带货能力也强,过去半年中 42 次直播带货销售破亿的纪录里,散打哥、二驴两位主播各占 2 次,剩余 38 次都由辛巴家族成员贡献。

被快手封杀、粉丝遭诈骗,辛巴会凉吗?

  同是头部家族,免不了被人比较和资源竞争,随着快手越做越大,主播家族化的弊端也越发明显。

  今年 6 月,快手上另一头部主播散打哥与辛巴兄弟伽柏发生口角,惹怒了辛巴,双方在直播间里隔空骂架,引起各自家族成员和粉丝相互掐架,破坏了平台氛围,最后快手官方将双方的账号都封了一个多月。

被快手封杀、粉丝遭诈骗,辛巴会凉吗?

  这样的事并非第一次,辛巴作为快手顶流主播,素以“脾气爆、不好惹”著称,怼品牌方、怼厂商、怼其他主播,一言不合就开撕。据商业数据派统计,辛巴除了和方丈有合作,因此关系比较和谐以外,和其他家族大家长以及部分成员都发生过冲突。

  而且在与散打的掐架中,辛巴自恃对平台贡献大,不满快手对自己的处罚,还曾公开喊话快手,让其珍惜自己本事和资源,并威胁到:“我随时可以离开。”

  辛巴这样的行为逐渐让平台认识到主播家族化的不利之处,主播家族逐渐成为快手的一块心病——如鲠在喉又轻易动不得。

  叁·僵局

  后来辛巴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说到此事,坦然停播一事是因为跟快手闹别扭,彼时两方正在互相博弈。

  如何处理顶流家族当家人?按照快手的体量,牵一发而动全身,凡是都有慎之又慎,各方意见考虑周全。

  据一位快手商家表示,很多公会、机构、品牌商不愿入驻快手,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快手头部家族强势,做大太难。从这一方面来看头部主播虽然流量大,但不可控因素太多,对于商家来说并非好事。

  辛巴就曾把两个卖鸭脖的品牌商请到直播间,现场逼他们互相压价。厂商提前准备了几百万的货,开播前被杀价,不答应,货就要烂在仓库里。

  马云曾说,淘宝需要的流量,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而非树木丛生的茂林。这句话放在快手身上也同样适用。

  纵容家族势力坐大,中小部独立主播发展也会受到限制,新人主播除非加入家族,否则很难快速获得流量支持。如此往复,主播家族的势力便会与日俱增。

  达摩克利斯之剑垂悬在大厦顶端,可家族势力流量和带货实力又确实不俗,宿华也有言在先“不干涉”平台内容创作。思来想去,辛巴还是重新开播了。

  不过在辛巴停播的一段时间里,快手也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先是下发通知,主播不能采取家族制的方式形成团体,没有正式公司签约的家族必须解散,可乐、大胃王阿浩等主播纷纷中招,只能就地解散团队,改用公司签约制。

  而对于已经存在的主播,平台就加强监管,一旦直播间出现违规行为,平台就将其短暂封禁,勒令其停播反省。

  另外,快手也没有放弃扶持新人。不仅加大了公域流量池的开放,陆续推出直播短视频推广、首页开屏、热搜等机制,平台本身也从弱运营转为强运营状态,定期推出视频话题挑战、主播争霸赛等活动,让主播有更多曝光的机会。

  近半年来,刘二狗、牧童、可乐等新秀迅速崛起,瑜大公子更是成为了首位由电商机构孵化、不属于任何快手家族、且销售额破 3 亿的电商主播。他们的粉丝量在辛巴封禁期间猛涨,一跃成平台新晋大主播。

  反观辛巴这边,从接到快手第一次封令开始,到最后安全开播,辛巴一句“我随时可以走”暗示自身价值,随即便传出自立平台以及和淘宝“喝茶”的新闻。

  不仅如此,复出之后,辛巴一众徒弟在直播间里哭诉,说要“顶起一片天,给辛选用户一个家”。这手感情牌一下,冲动的粉丝立马辗转多个平台为辛巴奔走,以至于出现“快手没有辛巴,哪里都在谈辛巴”的局面。

  “为辛巴正名”的氛围在回归开播那天达到高潮。在此之前,徒弟们纷纷发布预告,辛巴自己也发布了一个感人短片,言及:“所有曾经的他(她),我来接你们回家。”一句话让无数粉丝泪崩,辛巴还将此句话化作墙体广告,打在全国好几个城市地标建筑上。

  事实证明,辛巴不仅没有辜负他的表演性人格稳住了人设,还将此次事件做成了一次“涨粉大会”。6 月 15 日消息传来,辛巴回归首场的 GMV 破 10 亿,粉丝量彻底超过散打哥,成为名副其实的快手一哥。

被快手封杀、粉丝遭诈骗,辛巴会凉吗?

  这一下,快手处境更是尴尬,对待主播家族只能是像放风筝一样,且拉且放,减少辛巴回归后的直播频次并加强监管。可事实上,只要辛巴一开播,其他主播的直播间流量明显会受到影响。

  正在平台和头部主播家族之间角力进入僵化之时,打假人王海爆出辛氏家族“糖水燕窝”事件,终引得监管下场破局。

  肆·惊雷阵阵

  事实上,直播电商兴盛的前提,除了数字技术的基础、电商平台的推动力、商家对营收渠道的多方位探索以及 KOL 文化形成之外,非常关键的一点还有中央、地方的各类扶持政策。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发致线下消费停摆时,直播带货成了“香饽饽”,为了维持经济发展,各地纷纷出台针对这一职业的扶持政策。

  仅 6 月份,就有广州市、杭州市、济南市、四川省、重庆市、泉州市、义乌市等多地出台扶持措施,给钱给钱,打造产业的打造产业,都想加速培养优秀电商直播人才,谁也不甘于人后。

  今年 7 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了 9 个新职业信息,其中特别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将主播一职正式合法化。

  一时间,直播带货成了大家的宠儿,谁都想来掺合一把,泥沙俱下也在所难免。可随着今年下半年线下经济逐步复苏,直播带货也逐渐回归理性。热闹过后,行业乱象便越加凸显。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显示,“6·18”期间消费者对于直播带货类的吐槽信息多达 11 万条,整个前三季度直播相关投诉举报共计 2.19 万件,实在令人咋舌。

  刷单、虚假营销、高坑位费、高退单率、流量造假、明星翻车……从下半年开始,耳边关于直播带货的负面新闻似乎就没停过。

  双十一之后,相关新闻数量和辐射面更是达到了一个高峰。“职业打假人”王海也是从这时候盯上了罗永浩的漱口水和辛巴的“糖水燕窝”。

  辛巴和罗永浩的涉假事件像是一根引线,引爆了全网关注,大家仿佛受够了直播带货各种乱象的纷扰,想趁此机会一吐心中的怨气,呼吁制定相关监管政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终于,11 月 6 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广告监督管理司发布的《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11 月 13 日,国家网信办起草了《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11 月 23 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官网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已经接连出台近 10 份直播营销监管文件。从各地行业规范标准到全国性社团标准,从具体的直播间宣传消息发布到国家层面的监管意见和专项行动,各方面的迹象都已经表明——监管已经将直播带货放在了核心位置。

  因为“燕窝糖水”事件,成为风暴之中的众矢之的,辛巴的事业是否会急停在 2020?

本文来自会员或网络,不代表津市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shi88.com/286557.html

作者: eHhAwSpkjrTsCY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hezuo@jinshi88.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