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沒有爱心午餐,不必想象一夜暴富”

  “我想对这些刚踏入社会打工赚钱的年青人和深陷传销组织的人说,天地沒有免费午餐,也不必想象着一夜暴富,仅有踏踏实实才算是正路……”11月26日早上,广东中山市初级人民检察院开庭审判一宗黑恶势力恶传销组织案子。以市场销售“天狮企业”商品之名的网络传销机构在中山市的最高级别“父母”唐某婷在法庭上嚎啕大哭。唐某婷称自身也是受害人,被抓捕前已提前准备“全身而退”,要求二审人民法院轻判。前不久,市中级法院案件审理后审核驳回申诉,检察院抗诉,唐某婷被判13年。

  案件回望 收网派出数千警务人员,高达140人被立案侦查

  以市场销售“天狮企业”商品之名的网络传销机构,是中山市近些年查获的传销案中涉案人员最多的传销组织。审理案件公安民警详细介绍,该机构等级多达7级,公安部门上年7月收网时派出了1000多位警务人员,抓捕涉案人275人,最后转交检察系统立案侦查的高达140余名。

  

  宣判时嚎啕大哭的唐某婷。

  2015年始,唐某婷、赵某林合谋别的工作人员构成黑势力犯罪团伙,以市场销售天津天狮企业商品之名,在没有具备一切商品的状况下,在坦洲镇、东升镇、小榄镇等地开展传销组织主题活动,骗领他财物。

  该集团公司由上而下分成A、B、C、D、E等级,根据C级别建立以“家”为企业的违法犯罪黑窝点。做为最底层的D、E级组员在C级及之上组员的分配下,以详细介绍工作中、谈情侣等托词,哄骗别人进到传销组织黑窝点后,搜走并扣留受害人的手机上、身份证件等物件,并对不愿意相互配合的受害人执行威协、吓唬等方式以驱使受害人留到传销组织黑窝点,进而根据锁上出租房屋大门口、分配工作人员貼身追随、监视语音通话等方法故意伤害、看管受害人。

  在故意伤害受害人的与此同时,黑窝点内传销组织组员根据授课宣扬添加传销组织的益处,迫使、哄骗受害人交纳RMB3900元选购一套“商品”添加传销组织。与此同时,各传销组织黑窝点的工作人员中间存有互相交替、互相帮助等状况,各传销组织黑窝点中间的关联产生一张传销组织的人脉关系。案发后,唐某婷在犯罪团伙中是B 级。

  除此之外,唐某婷、赵某林在机构、领导干部天狮企业传销组织全过程中,一部分传销组织组员依照该机构持续出来的行骗方法,根据手机微信、QQ等方法任意加上受害人,以谈情侣为托词,获得信赖后以亲人得病、选购物件等为由骗领受害人钱财,用以选购传销组织商品或放纵,诈骗金额82681.83元。

  庭审现场视频 数十此案宗“擢发难数”

  2020年8月,广东中山市第二人民检察院以机构、领导干部传销组织主题活动罪、拘禁罪、诈骗罪被判被告唐某婷刑期13年,并罚款35万余元;被判被告赵某林刑期十年,并罚款13万余元;被判其他62名被告刑期一年至六年不一酷刑。

  

  案宗高达数十本。

  与此同时,人民法院评定被告唐某婷、赵某林等一同执行机构、领导干部传销组织主题活动的违法犯罪机构为黑势力犯罪团伙,锁定的涉案人员脏款28余万元除依规归还被行骗的受害人外,均给予收走解决。被告唐某婷、赵某林及全某前三人不服气一审判决明确提出起诉。

  11月26日,此案在市初级人民检察院二审开庭审理。疫情防控必须,被告在拘留所根据远程方法宣判。因为案宗高达数十本,仲裁员迫不得已用一个箱子统一置放,并且用小推车推动法院。唐某婷的辩护律师明确提出,涉案人员传销组织犯罪团伙不组成黑势力;唐某婷不涉嫌犯罪集团公司的首要分子;不组成诈骗罪,要求从轻处理惩罚。

  市魏都区法院二审觉得,此案以市场销售“天狮企业”商品之名的网络传销机构,策划者及关键积极开展组员相对性固定不动、互有职责分工,下等级工作人员接纳上等级工作人员的领导干部、分配,具备比较固定不动的违法犯罪方式,为执行传销组织违法犯罪而故意伤害被蒙骗而至的新手,并且有网络诈骗他财物个人行为,为非作恶,搅乱经济发展、社会发展纪律,导致极端的社会影响,合乎黑势力犯罪团伙的特点。

  除此之外,唐某婷做为该犯罪团伙B 高級其他领导班子,建立并管理方法诸多以“家”为黑窝点的精英团队,涉案人员传销组织工作人员百余人,在传销组织主题活动中起机构、方案策划、指引功效,是该犯罪团伙的首要分子。11月30日,市中级法院审核驳回申诉被告的起诉,检察院抗诉。

  首犯传销组织运动轨迹

  从受害人到施害人不浅,欲“全身而退”于事无补

  唐某婷1989年出世,高中毕业后到一家五金厂工作中。“2013年的情况下,我朋友了解我特想跳槽,就以详细介绍一份高薪水的工作中为由,把我给骗进来传销组织。一旦进去,如果你有摆脱的观念或是念头被别人发觉,便会有些人不断地让你‘忽悠’,想尽办法地使你留到里边。”

  唐某婷说,尽管她和此外一名同犯是天津天狮最高级的“父母”,只需等待传销组织新组员买“商品”的抽成,但她已意识到自身不可以再再次陷下来。这2年,唐某婷早已瞒着同犯悄悄的逐渐在外面运营微商代理,还运营了医疗美容院。当她完全想摆脱该机构时,想不到早就操控多时的公安部门快速收网。

  “历经一年多来拘留所教导公安民警的文化教育,我认真反思了自身当时做出的罪刑。我当初也是一名受害人,却在传销组织组员的持续忽悠下歪曲了自身的价值观念,我抱歉我国、社会发展,更抱歉爸爸妈妈!”唐某婷对自身的罪刑十分懊悔。

  “爸爸妈妈年龄大了,人体也不太好,期待人民法院帮我机遇要我尽早回来孝敬她们,尽早重归社会发展做一个有效的人。”当天,唐某婷的兄妹也从广西省赶到中山市旁边听,在开庭审理完毕后,人民法院分配了唐某婷与亲属远程控制见面。

  新闻报道拓宽

  应聘者要好几个心眼儿,严防卷进传销组织涡旋

  “她们每天夜里到销售市场捡烂青菜叶,白米饭和蔬菜是唯一的菜品,有的大半年没出进门,宣称卖的是3900元一套的商品,谁都没见过商品,却总想象着能发横财。”小榄公安局刑警队三大队队长姚杰说,“她们感觉在机构里边可以获得认同,所以说要让她们再次扭曲意识是较为不便的,也使我们很悲痛。”

  案件审理此案的审判长史国荣表明,机构、领导干部传销组织主题活动不但给受害人导致财产来源损害,危害身体健康,危害家庭幸福,并且比较严重搅乱市场经济体制纪律和社会管理纪律,社会发展不良影响极大,是我国严厉查处的刑事犯罪。“传销组织全过程中还衍化了别的一些非法融资、卖假假冒商品、故意伤害、乃至行骗等衍化违法犯罪,有一些传销组织者在故意伤害中对受害者也是用暴力行为,具备较强的人身安全不良影响,这也是务必要关键严厉打击的。”

  史国荣表明,此案低等级涉案人及受害人多见18、十九岁的普通高中、职高大学毕业生,乃至有一名是硕士学历,也上当受骗进传销组织。对于此事,审判长号召院校及有关教育局应当主要塑造学员认知能力传销组织、提高反诈骗工作能力,正确引导学员创建健全的职业发展规划,防止误入歧途。

本文来自会员或网络,不代表津市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shi88.com/356136.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