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2008:山西工商回顾打击传销10年历程

 

1998-2008:山西工商回顾打击传销10年历程

  “1998年,国务院发出10号文,全面禁止传销活动,这也是我国第一个禁止传销文件。”
  “当时的山西,也有一些传销案件,参与者主要是当地群众,传销者有公司,执法部门也能控制住财物,也在省城并州路红旗广场(中国城前)为群众退过钱,人山人海、社会效果很好。”

  “2006年以来,山西传销是爆炸式发展,2007年遣散了传销人员36266人。”

  “今年已遣散3000多人,和1998年相比,传销已发生了质的变化。”

  就山西打击传销这10年的变化,省工商局经检总队总队长李肇喜、省工商局直销处处长郭新安详细地回忆着。

1998年用境外营销模式骗人

  “1998年时,参与传销的主要是当地群众,少数人想富,利用境外营销模式骗人。”省工商局经检总队总队长李肇喜说。

  据他介绍,当时参与传销的主要是下岗职工、中老年人,单纯的想赚钱,有份额外收入。传销组织者,多是收“入门费”,有公司,也有现金,控制得早就能为参与者挽回一些损失。

2000年传销具备诈骗性

  “2000年至2002年,传销大变质,有了融资性质,有一个省,传销组织者收钱后就跑了,工商受理后,大批参与者蜂拥而至,让政府退钱,此时的传销已具备诈骗性质。”

  “现在的传销参与者,意识不再单一,想着一夜暴富,想登上塔尖,然后再去骗别人,参与者不再是当地人,而是外地人跨省聚集从事传销活动。”省工商局经检总队总队长李肇喜介绍说。

2006年遣送人数升至36266

  “只有几条板凳、一块黑板,无任何东西,现金都是通过银行卡流动,完全是传人头。”省工商局直销处处长郭新安说。

  据工商部门调查,传销组织者的洗脑程序是:新人到来派专人看管、限制行动,施以关怀,对不服从者则有打手施以拳脚。接着煽情授课,反复灌输传销快速致富论,用传销致富的梦想欺骗蒙蔽不明真相的人入伙,初步洗脑。再则,要求交纳费用,想方设法让参加人员掏空口袋,达到控制目的,强化洗脑效果。最后是答疑解惑,完成洗脑。

  这样,被洗脑者开始欺骗自己的朋友、亲戚加入,致使传销参与者越来越多。

  “2006年,山西遣送传销人员几千人,到2007年时,遣送数字上升到了36266人,传销在山西呈爆炸式发展。”郭新安告诉记者。

2008年行骗手法五花八门

  “发展到现在,传销更多的是诈骗、欺骗,开始是亲戚之间骗,现在还通过网络聊天骗、通过征婚骗、通过招工广告骗。”省工商局直销处主任科员刘胜,举了近期的传销实例:

  “前两天,有个江西人,在大同一家报纸上看到一个建筑工地的招工广告,去了就被控制了,让他交2980元,他以筹钱为由逃脱,本想在当地报案,但当地人告诉他这个传销组织有黑社会背景,耳目众多,吓得他跑回老家才向山西省工商局报案。”

  在2007年3月、4月,省工商局经检总队查处了青岛某海生物有限公司传销“喜多安”产品案,罚款70万元,该传销活动集多种骗术于一身,以返现、提成甚至别墅、游艇等丰厚回报为诱饵,利用一些人渴望暴富的心理欺骗群众。

  2008年3月,大同市工商局立案查处了“深圳某国际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传销“月月爱”牌卫生巾案,涉案金额上百万元,经销网点涉及我省太原、忻州、朔州、阳泉、运城等市。

  层级清晰的组织网

  更可怕的是,传销组织严密、打而不散、层级清晰,制定有严格的《值班规定》、《寝室及日常规定》、《推荐人做法》、《带朋友做法》、《课堂做法》等规章制度,并配有打手、风王(站岗放哨的人)等人员。

  规定相互间不得攀闲话,不能问其他人情况,不能问领导的领导是谁,只对一个领导汇报情况,服从一个领导的安排,具有很强的反调查、反监管、反侦查能力。

  “在查处现场,回答如出一辙,问哪天来的,回答是昨天,问谁介绍的,说是朋友,问朋友在哪,回答是昨天走了。”

  “所以,每次打击只能抓到一些最基层的受骗参与者,高级别的头目很难抓到,致使传销组织打而不散。”郭新安说。

  “现在的传销人员,遣送不久还能在街上碰到,见了执法人员还打招呼,有时还给执法人员打恐吓电话,有的被遣送者不上车,有的退了车票就回来,更有甚者,坐一站就回来了。”省工商局直销处主任科员刘胜介绍说。 
已产生暴力倾向

  传销活动,已有了暴力倾向,这种倾向,既有对执法人员的,也有对参与传销人员的。据介绍,去年,晋中、大同市工商、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就受到了传销人员的暴力对抗,许多执法人员严重受伤,甚至出现了传销人员追打执法人员情形。

  传销组织者,还传播是执法部门的检查导致许多人发财梦破灭的理念,使传销人员从思想上与执法人员产生严重对立情绪,这也是暴力抗法增多的原因。

  “就这两天,忻州工商部门反馈,当地的传销人员手拿匕首。”李肇喜告诉记者。

  对参加传销的人员,传销组织者也通过暴力手段加以控制,强制新人听课,按他们的要求骗家人寄钱,骗亲戚朋友加入,如果不从,通过全天跟踪,威胁恐吓,拳脚相加等暴力手段进行胁迫。

  “今年6月底,一对情侣来省工商局求助,他们是浙江人,在南方打工,女孩的父亲先被骗到朔州,之后母亲也被骗去,当父母打电话要钱时,女儿感觉不对,到朔州寻找,结果父母坚决不走,还当场抓伤了女儿。”

  “传销分子还当场威胁,说如果再来找,让他们死在那里。”

  “现在发现了不少这样的事,传销分子开始使用恐吓手段,放言孩子在他们手上,不给钱就剁指头,孩子出了车祸,不给钱就不做手术等等。”省工商局直销处主任科员刘胜告诉记者。

一些直销企业不规范

  截至目前,经商务部批准,在我省设立分公司的直销企业有雅芳、安利、完美、玫琳凯、宝健等9家,其中只有雅芳、安利在我省有直销许可权。

  总的看来,大多数直销企业能够依法开展经营活动,但也存在不少问题,一些直销企业的违法行为时有发生。

  有的直销企业店铺违规较多,仍有团队计酬行为;

  有的直销企业在未批准地区从事直销;

  有的非直销企业擅自从事直销……

  “对直销企业,尚需进一步加强研究并给予规范。”省工商局直销处处长郭新安说。

传销人员还有5万

  “从目前情况看,我省打击传销取得了初步成效,但传销形势仍然严峻,传销生存的经济和社会因素仍然存在,一些地方传销呈发展蔓延之势。”省工商局副局长马联社说。

  经初步调查,全省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传销人员5万多人,主要集中在晋中的榆次区、忻州市的忻府区和原平市。其中,榆次区公安局调查有30000多人在城内和城乡结合部聚集从事传销活动。忻州市的忻府区、原平有2000多人。在大同、朔州、临汾、运城、长治、晋城市也有500-1000人不等。传销活动,已严重危害一些地区的社会治安,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我们一定要增强责任感,树立长期作战思想,克服麻痹松懈,消除厌倦情绪,密切关注传销动态,充分了解传销新特点、新动向。”在上月召开的全省打击传销会议上,省工商局副局长马联社如是说。

      作者:张伟 李晓 

 

本文来自会员或网络,不代表津市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shi88.com/39753.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